按照剧本拍摄宫漓歌本来就是要落水的,但吊着威亚落水,和高空自由落水是两个概念。

这么冷的天气,镜头只需要呈现她落水的画面即可。

也就是刚刚下水就能迅速将她吊起来。

然而威亚绳子断掉,宫漓歌朝着湖底坠落。

在这样严寒的天气,剧组人员根本就没有准备救生员。

“老板落水了!”这个惊变将一圈人吓呆了。

“快,救人!”涂恩连忙招呼道。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顾钦辞,几乎在宫漓歌落水之后他就立马跳下了水。

不幸的是他和宫漓歌并没有在同样的高度,宫漓歌是从空中落到湖中心,顾钦辞从岸边跳下水,在这么严寒天气的影响下,刺骨的水温很有可能他还没有找到宫漓歌就自己先冻死在水里了。

他们的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悬着一架直升机,螺旋桨将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。

“这个时候哪里来的直升机?”

“也不知道那些工作人员能不能找到老板,岸上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,水中的温度还要冷得多,千万不要出事才好。”

大家都为宫漓歌捏了一把汗,涂恩要不是自己不会水他早就跳进去了。

要是宫漓歌出一点事,他可怎么给宫斐交代!

“快看,直升机舱门开了!”

“你们有没有发现,直升机下降的地方正是刚刚老板掉下去的位置。”

大家还在讨论的时候,从飞机上直接跳下一人。

还没等人看清楚那人是什么样子,就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人彻底消失在了水平面。

“你们看清楚了吗?我只看到是个男人。”

“好像是穿着灰色的衣服。”

“该不会是……老板的未婚夫吧?”

刺骨的水从四面八方涌来,一到水里宫漓歌四肢僵硬,忘记了挣扎,也忘记了该怎么呼吸。

今天的水比那天的大海还要冷很多,就像是刀子从四面八方疯狂刮着她的肌肤。

好疼啊!

宫漓歌的大脑异常清醒,她克服自己对水的恐惧,已经死过一次了,她不要再死一次!

在前世她知道怎么游泳,只不过后来死在了大海里,一入水身体就彻底无法动弹,这是心理障碍。

如果她无法克服,那么就只能死在这里。

脑中想到容宴,想到还没有见面的爸爸妈妈,还有那么多没有做完的事情,她必须要克服内心深处最可怕的恐惧感。

闭气,放松,游动四肢。

光是放松这一点对她来说就很困难,那种恐惧感已经侵入本能之中。

越是想要放松,实则身体越是僵硬和紧张。

在她胡乱折腾中不但没有爬上去,反而陷入更深的湖底。

她憋气已经到了极限,四肢已经冷得没有知觉。

这就是她的极限了吗?

一只手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揽住了她的腰,将她带到熟悉的怀中。

扑入容宴怀中的那一刻,宫漓歌眼泪滚落下来。

她死死抓着他的衣襟。

唇上贴上熟悉的薄唇,容宴在给她渡气。

放在她腰间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示意她放松一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